人物

战友战友,情浓于酒 ●李松柏(四川)

字号+ 作者:柏颖 来源:网络 2019-05-16 01:25 我要评论( )

壹微百应(www.yiweibaiying.com):战友战友,情浓于酒 ●李松柏(四川)...

战友战友,情浓于酒  ●李松柏(四川)

(当年青春焕发,如今两鬓飞霜。图为部分战友聚会合影)

世上除了亲情,还有两种情谊弥足珍贵,那就是学友情和战友情。学友寒窗苦读,校园里与世无争,彼此间肝胆相照,情谊纯真,历久弥新;战友经历过血与火的考验,生死相依,患难与共,亲如兄弟,情深似海。每当我回想起那年休假时的一次战友聚会,心里就会激动不已。

2003年秋天,我来到昆明,偶遇当年我在炮兵第四十九团三营指挥连当指导员时的指挥排长曹蒙(已从团长岗位转业地方工作),两人分别二十多年再相逢,自然是欣喜万分。他告诉我,为了欢迎老指导员故地重游,他要组织一次大型聚会,邀请我熟悉的战友参加,来它个一醉方休。

我重游昆明,不仅仅是因为它四季如春名扬天下,而且还因为我曾在这里战斗生活了16个年头,不折不扣是我的第二故乡,离开后随时都有一种眷恋情愫萦绕于心。而我的许多熟识的战友,早已前前后后或退伍或转业在昆明安家落户,能与他们欢聚一堂回顾当年的往事,那当然是我心之所愿。

当年的指挥排长如今虽已年近半百,组织指挥才能却不减当年。他很快即通知我,已联系到三十余位战友,拟在滇池湖畔海埂边一个度假村聚会,我有些急切地盼望着这一天。

聚会的那一天下午,我提前赶往集结地,一路所受的鼓舞真是难以言表。这哪是当年骑自行车二十分钟即可横贯全城的昆明,分明是一个新崛起的大都市啊!

穿行在鳞次栉比的现代化建筑中间,但见路变宽了,楼长高了,市容变漂亮了。看到那满城奔跑的高级轿车,我想起了一件趣事。

昔日,昆明虽系省会城市,可汽车却很少,马车便大行其道,以致许多街道上马粪遍地。为此,《春城晚报》曾连续多天在报纸上辟出专栏,专题讨论入城马车要否“马屁股带兜”。我想,日新月异的昆明如今再也用不着为此而大做文章了吧!

来到集结地,只见组织人曹蒙与战友们早已先期到达在此等候。他们大都是我们营、或者我们团、我们师的战友,其中,有我的老领导、当年的营长唐明仁和教导员夏念刚,还有当年曾与我搭档过的两位连长李告春、何纯高,更多的,则是与我同甘共苦的战友们。

曹蒙正欲向我介绍各位战友的姓名,被唐营长拦下了。“让他自己想去吧,说不出名字的等会儿罚一杯!”营长说起话来,依然像当年一样带着命令的口吻。

营长当然难不倒我,这些战友虽然与我分别都已二十多年,但当年我们毕竟在一起摸爬滚打,建立了深厚的战友情谊,他们的音容笑貌时刻留在我心里。如今,他们大都人到中年,可当年的影子仍依稀可辨,那印象深刻的笑脸,那熟悉的言行举止,还有那些挥之不去铭刻在心的美好记忆,一瞬间全部浮现在眼前。所以,不多一会儿,我就把他们的名字逐个地叫出来了。

唯有两个人例外。任凭我怎么搜索记忆,可就是回想不起来他俩是谁。我愿意受罚,请他俩报上名来。

“原来是郝建平、赵云山啊,过去我们那么熟悉,怎么会不认识了呢!”我大声叫起屈来。原来,他俩都晚我一年入伍,是1970年入伍的昆明兵,因当兵时年龄较小,所以至今留在我记忆里的仍然是当年我们爱与之逗趣的那两张娃娃脸,没想到岁月无情,如今他俩都已过早地“聪明绝顶”了,以致让我怎么也没法子找出当年的影子来。

“变化可真大呀!”我由衷感慨道。

“变化是必然的,你看看那是什么!”夏教导员仍像当年做思想工作一样及时给我以开导。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一溜停靠在车场上的小轿车,高中档次的都有,足有二十余辆。原来这都是战友们的私车。夏教导员告诉我,这些转业复员的战友经过多年拼搏,现在都“发”了,有的在党政部门当了领导,有的成了公司老总,还有的当了个体老板。说起每月的收入,我这个至今还留在军营的老兵可羞于开口报价呢!

几十年不见重相聚,自然少不了酒。曹蒙喊来几个战友,从他的车上搬下来一个大坛子,那上面还贴了一个棱形的大红标签,特别扯眼。走到近前一看,原来这是一坛五十斤装的绍兴花雕。走进餐厅,只见三只烤熟的肥山羊早已静卧在宴席上,散发出阵阵扑鼻的肉香。

用碗盛满老酒,用刀切下烤肉,战友们在热闹的气氛中开始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家抚今追昔,感慨万千,叙旧言欢,其乐融融,酒,自然就成了我们交流感情的纽带。有人想起,当年我为他改过文章,对他后来激扬文字小有帮助,要与我喝一碗谢师酒;又有人提起,当年我与他谈过心,对其思想成熟有过疏导之功,应与我喝一碗兄弟酒;我亦记起,当年某次打篮球,不慎扭伤了脚,在座几位战友上山拔来草药为我敷好,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