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宁波富豪熊续强深陷破产困局,资金问题引发银亿系“车祸”

字号+ 作者:柏影 来源:未知 2019-06-18 21:57 我要评论( )

壹微百应(www.yiweibaiying.com):6月17日,ST银亿(000981.SZ)宣布,公司控股股东母公司银亿集团及控股股东宁波银亿控股已于14日向宁波法院申请重整。 银亿集团控制着ST

6月17日,ST银亿(000981.SZ)宣布,公司控股股东母公司银亿集团及控股股东宁波银亿控股已于14日向宁波法院申请重整。

银亿集团控制着ST银亿、康强电子(002119.SZ)、*ST河化(000953.SZ)三家A股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熊续强也一度凭此成为宁波首富。在2018年中国胡润百富榜中,以295亿元身价位列第95位。

荣耀过眼云烟,冬天比想象中深远。多名地产界人士均曾预测,去杠杆的时代,会有不少中小房企因流动性危机倒下。

个人身价一度把比亚迪的王传福、合生创展的朱孟依家族甩在身后的熊续强,其搭建的大厦现已倾覆。

ST银亿是银亿集团最重要的业务板块,然而却出现了债务违约、大股东占用资金、独董愤而出走、上市公司股价步步败退、经营亏损。银亿耗费大量资金跨界进入的汽车业,最终未能为其构筑护城河,更像是一道催命符咒。

经营管治问题集中爆发

这些年来,中国地产公司的转型总是摆不脱败局的宿命,轻者错过行业黄金周期,重则劫难重重。

今年3月,一家颇具标志性房产公司在业绩会上被股东诘问,是不是转型把自己转死了。

如今看来,左手房地产开发,右手汽车业的ST银亿及其母公司面临的风险比这家备受诘问的公司更为险峻。

第一块倒下的骨牌发生在2018年的圣诞前夕。因为资金周转困难,银亿股份未能按时足额支付近3亿元的"15银亿 01“债。

因逾期债务,ST银亿面临着诉讼、仲裁、银行账户被冻结、资产被冻结等事项,也可能需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等,显性或隐性地影响公司经营。

4月30日,ST银亿发布2018年报,这份年报被独立董事余明桂在董事会会议表决时投了弃权票,也因其颇具瑕疵而被深交所问询,又在6月17日被更正多条数据。

4月30日,独立董事余明桂在2018年度述职报告中宣布,已于4月25日向公司提出辞去所有职务。

种种迹象表明,余明桂的辞职,与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上市公司治理不规范存在直接关系。

同为4月30日,银亿股份发布停牌提示性公告,5月6日开市起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变成ST银亿。

2018年,银亿股份营业收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每股收益、净资产等核心指标全部同比直线下滑。

2018年全年,银亿股份的营业收入为89.69亿元,同比下滑29.39%,净利润为-5.73亿元,同比下滑135.81%。

收入和利润双双下滑,与公司转型进展直接相关。银亿股份介绍,公司经营业务主要分为高端制造业和房地产业两大板块,从原来专业从事房地产开发业务到目前已完全形成“高端制造+房地产”双轮驱动的发展格局。

2016年,银亿集团的整体转型真正迈步,一口气收购了美国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3家汽车零部件制造商,其中ARC、比利时邦奇被注入了上市公司银亿股份内,单是这两宗交易就耗资近百亿。

然而这样的双主业模式,未能为上市公司带来更多收入。2018年ST银亿的汽车收入减少36.54%至51.23亿元,占比57.12%,房地产开发收入28.47亿元,同比减少21.81%,占比31.75%,剩下的11%是物业管理和其他业务,同比略微增加。

ST银亿的两家汽车公司宁波昊圣、东方亿圣经营也不理想,均未能实现2018年度业绩承诺。

大股东占用资金拖累上市公司

在上市公司经营衰退到如此地步之下,控股股东还占用上市公司资金。

最新公告表明,截至 2018 年末,ST银亿存在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情形,2018年累计发生额为 31.93 亿元,期末余额 22.48亿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14.91%。

ST银亿表示,“无法获取对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资产、负债状况进行清查估值的审计证据,无法判断上述关联方占用资金是否能够收回。”

截止2018年末,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为7.47亿元,但短期借款有27.67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63.87亿元,合计金额达91.55 亿元,此外,流动负债高于流动资产14.56亿元。

余明桂表示,由于公司在实际控制人的控制下,丧失独立性,并进而导致公司治理失效。

除余明桂外,其他多位独立董事也表示,公司内生现金流能力、外部融资能力、大股东归还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大股东及其关联公司业绩补偿等均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相关短期债务的偿还安排、资金来源以及短期偿债能力存在重大风险。

ST银亿承认,受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企业流动性问题和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等事项的影响,公司银行借款、应付债券逾期或即将到期,预期不能全部展期或偿还。

这些事项均表明,ST银亿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熊续强认为,是资本市场大幅波动、公司低估了金融去杠杆的力度、未能适应资管新规等原因,导致银亿出现资金问题。曾经的宁波首富,如今已无法按时偿还一笔3亿的债务。

与此同时,熊续强控制的宁波银亿控股、宁波圣洲投资、熊基凯、西藏银亿投资、欧阳黎明为一致行动人关系,共持有73.03%股权,持股数量共计294110万股,其中95.03%已质押。

2011年,通过借壳,ST银亿上市,彼时的银亿股份企图打造成集房地产和高端制造业于一体的综合型跨国集团,这也是银亿集团的梦想。

如今事与愿违,银亿集团走上破产重组之路,银亿集团及宁波银亿控股已于6月14日向宁波法院申请重整。

2019年以来,银亿集团、银亿控股持续面临流动性危机,为债务问题,保护债权人利益,两家公司从自身资产情况、负债情况、经营情况等方面分析,认为均属于可适应市场需要、具有重整价值的企业。

银亿集团、银亿控股的破产重组,不仅拖累ST银亿持续经营,也对康强电子、*ST河化造成影响。

截至2018年底,宁波银亿控股全资子公司宁波普利赛思持有康强电子19.72%股份,其一致行动人熊基凯、亿旺贸易、凯能投资持有康强电子9.30920%股份,合计持有29.03%。但2019年上半年,银亿对康强电子进行减持。截止至6月11日收盘,普利赛思及其一致行动人共计持有20.7146%,即便如此,依然是康强电子第一大股东。

另外,宁波银亿控股直接持有*ST河化29.59%股份,而这29.59%股份已被悉数质押、司法冻结。

目前,银亿集团、银亿控股尚未收到宁波中院正式的受理裁定书,提出的重整申请是否被宁波中院受理,是否进入重整程序尚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尽管ST银亿有关人士表示,股东方面的破产重整并非破产清算,并不涉及上市公司。但一如ST银亿现况,上市公司已经受到实际影响。

地产公司如何进行科学转型,已成为一个严肃而现实的问题。而ST银亿将随着控股股东重组会迎来升级,还是一蹶不振,仍有待观察。在此前,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必须解决,16银亿04债投资者已申请回售金额为5.59亿元,回售日就在3天后的21日。



      壹微百应(yiweibaiying.com)提醒:本网站转载【宁波富豪熊续强深陷破产困局,资金问题引发银亿系“车祸”】文章仅为流传信息,交流学习之目的,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凡呈此刻本网站的信息,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如原作者对本网站转载文章有疑问,请及时联系本网站,本网站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这篇文章的标题是【宁波富豪熊续强深陷破产困局,资金问题引发银亿系“车祸”】,喜欢的朋友,别忘了转载哦! 创意小玩意

      读完【宁波富豪熊续强深陷破产困局,资金问题引发银亿系“车祸”】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